• 1953年(癸巳)75岁

    先生在台北士林园艺所登高,赋诗云:"重阳今又到,怀旧复登临。风雨一杯酒,江山万里心。"怀乡思亲,溢于言表。

  • 1954年(甲午)76岁

    先生《和拜伦希腊篇》三首,抒发怀念祖国的激情,有"游子行行不忍去,自由望望复归来"之句,耐人寻味。

  • 1956年(丙申)78岁

    先生赋《鸡鸣曲》:有"福州鸡鸣,基隆可听"之句,但是海峡两岸之间,存在着人为的障碍,鸡犬之声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先生对此不合理的现象,感慨万分。故又云:"伊人隔岸,如何不应?"阐明祖国同胞都是炎黄子孙,应当同呼吸,共命运,精诚团结,乃先生写此诗之主旨。

  • 1957年(丁酉)79岁

    6月5日,是行宪后的"监察院"成立的第九周年,先生在纪念会中检讨九年来的工作:共提出弹劾案127件,纠举案203件,纠正案259件,行使同意权11次。1956年12月,"监察院"院会以军人、公务员、教师生活日形严重,而若干政府机关则殊多浪费,如能加以撙节,即可移充调整军公人员薪水及津贴之用。经详细调查研究后,于3月"监察院"乃通过一项纠正案,于3月26日函"行政院"查照办理,乃"行政院"竟未按监察法之规定于两个月内将办理情形函复,并且逾限3个月又19日始函达"监察院",因而引起不满。"监察院"又于9月、10月、11月、12月先后四次邀请"行政院"院长俞鸿钧前来监察院十委员会联席会议备询,均未为俞所接受。俞所持理由是"行政院长"仅向"立法院"负责,而对"监察院"则只负有被动的调查义务,不必赴"监察院"报告或被查询;然而"监察院"则坚持其对俞邀请,完全合乎法律。由于这一法理之争,引起社会上广泛注意与舆论界热烈讨论。12月10日,"监察院"举行508次院会,全院委员、于右任主席出席;经过3小时之热烈讨论,决议推定委员11人,组成"行政院院长俞鸿钧违法失职事件处理小组",旋依法提出弹劾俞鸿钧案,并于12月23日依法审查成立。当即移送"司法院公务员惩戒委员会"依法惩戒,并将全案公布于报纸,俞鸿钧提出申辩,"监察院"亦依法对其申辩书发表审阅意见。先生因监察委员刘延涛叙创办《神州日报》事,酬之以诗。诗云:"出亡戮力几春秋,当日青年今白头。一夜惊心眠不得,神州旧主哭神州。"

  • 1958年(戊戌)80岁

    1月31日,"司法院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发表对俞鸿钧违法案议决书,主文是"俞鸿钧申诫",经明令公布后,这一问题告一段落。先生小女想想携回《岁寒三友图》,为补写遗字。先生补写"时"字,并系之以诗。诗云:"破碎山河容再造,凋零师友记同游。中山陵树年年老,扫墓于郎已白头。"诗成之后,曾盛传海内外。《人民日报》亦于是年11月12日刊载,并加按语,何香凝、林伯渠、与朱蕴山诸老皆有和诗。邵力子先生发表《勉励在台旧友》一文,文章引用此诗说道:"于先生怀念祖国故旧的深情,悲伤老大零落的忧思,情见乎词矣。我知道,这不只是于老个人的伤感,也代表了在台湾的许多朋友的心情。"5月,诗人节来临,先生发表《1958年诗人节在台东致辞》。先生提出诗歌大众化问题。说道:"诗应化难为易","才能接受群众和便利群众欣赏。"又说:"远乎大众者必被大众冷落。"先生主张诗歌应具有时代感和群众性,这是先生在诗歌艺术上的创见。

  • 1961年(辛丑)83岁

    3月,先生通过香港的朋友吴季玉向章士钊先生透露了一桩心事:"我的老妻今年80寿辰,我不在大陆,她的生日一定很冷落。"这一情况被周恩来同志知道了,特别派屈武同志以女婿的身份,到西安为于夫人祝寿。事后又将祝寿的照片,辗转带给于先生,说明濂溪先生(抗战时一些人对周恩来同志的称呼)的关怀。先生激动不已,让屈武向濂溪先生表示谢忱。周恩来同志说:"只要于先生高兴,我们也心安了。"章士钊先生于3月去香港,曾赋诗两首,以《怀于右任》为题。其一: "北投人物入庞凉,想见幽人鬓更苍。过二向来推北海,重阳无计踵长房。旧交相背谁归狱,往事难提剩坐忘。 为诗寄元应不达,吟成端付水茫茫。"(君长余两岁,时在丙申重阳前二日)。[按:吴季玉,字家元。寄元,即寄给家元先生]其二: "一战红毛史迹神,子孙同是过来人。 鸣蝎藻井宁无意,蟹入螺房故不亲。见说尧庭摧九日,兼知殷鉴重三仁。于公纵乏门间感,定国高会肯枉身。"章士钊先生接先生信后,有《又怀右任先生》-首。诗云: "书来只字不言诗,却显春泥斗兽姿。自是南阳余谨慎,可怜东明枉支离。数从如晦鸡鸣日,已过中原走鹿时。老矣去留蓬样转,天涯何处不相知。"章士钊先生深知先生艰难的处境,如南阳诸葛亮一样谨慎,仍望早回祖国,共商国事。先生写给蒋经国先生这样一副对联:"计利当计天下利,求名应求万世名。" 寓意深远。

  • 1962年(壬寅)年84岁

    1月20日,先生在日记中为身后事作了安排:"我百年后愿葬玉山或阿里山树木多的高处,可以时时望大陆。山要最高者,树要最大者。"1月22日,日记中又写道:"葬我在台北近处高山之上亦可(先生特别在"亦可"边画了圈,可见乃不得巳时行之),但是山要最高者(先生在"高"字旁又加了圈,先生旨在望乡)。1月24日:(天明作此歌)"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望(忘)。 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大陆不可见兮,只有痛哭。 天苍苍,野茫茫,山之上,国有殇。" 先生怀乡思国,溢于言表,洵为千古绝唱。

  • 1963年(癸卯)85岁

    先生赋《五十二年口号》云:"谭胡于李兔儿年,风起云扬不共天。君等先行余有待,再挥血泪洗山川。"诗中"谭胡于李,指谭延阎、胡汉民、于右任和李根源四人,生肖皆属兔。先生作此诗时,以为除谭胡业已物故外,李亦已谢世,实际李根源先生当时尚健在,居北京,任全国政协委员。李根源先生闻之,当即依原韵奉和两首:"偕君革命正英年,誓倒清廷不共天。辛亥功高终未竟,人民继起壮山川。""四人祝寿记当年,今剩麻髯迥隔天。曷不翻然归祖国,共挥椽笔写山川。"李先生期待先生早返大陆,为和平统一大业做出贡献。秋,吴季玉(家元)先生遭到国民党军统局分子李裁法的毒手后,台湾媒体为了替李犯洗罪,曾大篇幅地对家元先生栽污,致使吴老在台亲朋友好裹足不前,更说不到至殡仪馆致敬示哀了。当先生得悉家元先生遭难之后,随力排众亲友部属劝阻,即刻由副官扶至台北市极乐殡仪馆致哀,并以国民党元老资格,叮嘱在国民党政府中曾为其部属的军政大员,如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谷凤翔(军方的司令级人物),陕西乡晚胡琏、刘玉章等,一定要为吴老主持公道,于是李犯被绳之以法。为此事,先生曾受到台湾军统保密局的猜忌与报刊的影射批评,而先生却处之泰然。古道热肠,仁义风范,将会名扬千古。

  • 1964年(甲辰)86岁

    5月1日,先生晚景凄凉,经济拮据,先生幼儿中令去美留学,无法筹出旅资。先生亲朋故旧张一寒、刘延涛诸公搜集了先生历年的墨宝,于5月1日印出《右任墨存》一大册(其中包括辛亥以来陕西死难诸烈士纪念碑词,房太夫人行述,陕西靖国军董振五少将墓志铭,与大量唐诗及其诗词等,堪为先生书法的代表作),旨在销售筹款济急,事为蒋介石父子闻知,随悉数收购,未能流行市面。先生素患牙痛病,经X光检视,发现上颚右后边大牙有一个脓肿,牙根已显示烂损迹象。经牙科名医师会诊,一致认为应把病牙拔除以求根治。原台北荣民总医院内科住院医生孙万俊先生,与先生过从甚密,亦同意拔除,但拔牙前后使用抗生素未能及时阻止牙根病灶细菌扩散,引起败血症,继之肺炎发作,使先生未能等到回归故土时日.眼见祖国统一强大的最后愿望实现而仙逝异乡。先生于11月10日8时8分病逝于台湾省台北石牌荣民总医院。遗体暂厝于台北近郊最高之观音山上。4公尺高的半身铜座像,由台湾省人民登山协会会员们负上东南亚最高山玉山主峰,峰高海拔3996公尺,加上座像4公尺,使之成为4千公尺,先生可为东南亚最高者矣。先生在天之灵,可以告慰。先生享年86岁。张群、严家淦、谷凤翔、李嗣璁、王宗山为之治丧。张群《于故院长墓表》云:"元配高仲林女士,子三:长望德,曾任驻巴拿马大使;次彭,现任驻牙买加代办;次中令,在美国马利兰大学攻读博士。女四:芝秀、想想、绵绵、仰慈。公生而岐嶷、躯干岸伟,美须髯,望之如神仙中人,所至景仰风采。生平以民胞物与为立心立命之所,文章诗词俱挟革命之风雷, 书法雄奇,寰宇叹赏。着《标准草书》以为改良文字之倡,人谓许氏《说文》后之第一书也。卒之日,识与不识,莫不咨嗟悲叹,乡农野老,有不远数百里而往吊者。监察委员全体决议尊于先生为'监察之父。'呜呼,公之文章功业,襟抱节概,实兼有刚健笃实之美,所谓巍巍荡荡,民无能名,岂不伟且盛哉!",先生女四:芝秀,适屈武;念慈(想想),适张澄基;绵绵,适郑履义;仰慈,适梁道存。先生前后长"监察院"凡三十四载,对于现代监察制度的建立和监察权之行使,有极大的贡献,故被台湾尊为'监察之父'。先生经年布履布衣,一杖在手,银髯拂面,望之如神仙中人。

共5页 第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