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10年(清宣统二年 庚戌)32岁

    春夏间,先生着手组织《民立报》,预定于《民吁日报》被封后一周年纪念日,即是岁8月28日出版,嗣以筹备未竣,乃改期为9月9日,由先生自任社长。先后主笔政者,有景耀月、宋教仁、邵力子、吕志伊、谈善吾、范光启、王无生、徐血儿等,人才济济,可称一时之盛。该报为革命党人宣传之总机关,中山先生有密电嘉勉。

  • 1911年(清宣统三年 辛亥)33岁

    4月27日,同盟会在广州大起义,宋教仁等南下参加,不幸铩羽归来,乃将目标转移中部,宋教仁,陈其美等倡组中部同盟会。民立报社更隐然为总枢纽。10月10日武昌首义,22日,陕西西安与湖南长沙同时光复,先生与井勿幕多年努力,终见成效,其他各省亦继起响应。

  • 1912年(民国元年 壬子)34岁

    1月1日,孙中山先生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先生被任为交通部次长,因总长汤寿潜并未到任,先生代理部务,但不到三个月,至3月29日,随中山先生辞临时大总统而卸职。

  • 1913年(民国二年 癸丑)35岁

    3月,袁世凯刺杀宋教仁案发生于上海,先生着文讨袁,发表《不堪回首》一文,并聘邵力子为《民立报》主笔。4月,宋案发生不久,袁世凯与五国银行签订《善后五厘金币借款合同》、《民立报》对此进行揭露,随着"二次革命"失败,《民立报》被迫停刊,先生遭到袁世凯政府的通缉。先生曾有循西伯利亚铁道赴欧洲考察新闻事业计划,因与徐血儿、叶楚伧、杨千里、朱宗良编辑《宋渔父文集》第一集,欧行计划未克实现。

  • 1917年(民国六年 丁已)39岁

    宋教仁遇害盾,公葬上海。先生对亡友的惨死,极其悲愤,撰写悼词,镌刻在宋墓园内石雕宋教仁坐像后的石碑上。章太炎先生在北京狱中篆"渔父"二大字,先生得之,镌于宋像石座,并题墓前曰:"呜呼,宋教仁先生之墓。"

  • 1918年(民国七年 戊午)40岁

    1月24日,陕西革命党人张义安等在三原起义,反对北洋军阀统治,组织靖国军,旋拥胡景翼为总司令。不幸,张义安临阵受伤,临终前连呼:"快请于右任回来领导靖国军"。在张逝世后之57日,先生遂和专程往迎之靖国军代表离开上海西行,到达洛阳后,先生化装为传教士,由陕西渡黄河,假道晋南,又自晋西渡河,经陕西的宜川、洛川、延长、延安、宜君、耀县,8月初抵达三原靖国军总部,接受军民拥护。8月9日,先生在三原就靖国军总司令职。先生整顿靖国军,向袁世凯声讨,以与南方护法之师相应。孙中山由粤颁发印状,以先生为陕西靖国军总司令。后南方军政府解体,孙中山以粤局日非引去,陕西靖国军乃以一隅之力,独撑革命危局于西北。

  • 1919年(民国八年 己未)41岁

    2月18日孙中山复先生函札有云:"陕事危迫……北(北京政府)既不舍,南(广州政府)不能救,不得已惟有借力于和议。现在开议在即,少川(唐绍仪字)诸人认定陕事为第一问题,不肯放松,或有相当解决之方法,此诚下策,然舍此亦更无良策也。"是月二十日,南北和会开幕,旋以北京政府对陕西停战无诚意,而无结果。先生治军之余,创办渭北中学,渭北师范,三原中学和地方自治讲习所。又邀请水利专家李仪祉创立渭北水利委员会以发展农田水利。

  • 1921年(民国十年 辛酉)42岁

    8月,吴佩孚遣阎相文、冯玉祥率军突入潼关,占领西安,赶走依附皖系军阀的陈树藩,关中入于直军掌握。8月23日,阎相文病死,冯玉祥奉令继阎为陕西督军。靖国军反主为客,更居劣势,而冯又采取手段,对付靖国军,并诱使改编,胡景翼、岳维峻摆脱靖国军,接受改编,为陕西暂编第一师师长,旅长,先生处于极艰危之环境,冯玉祥取消先生靖国军总司令的名义,约其出任陕西林垦督办职,为先生拒绝。退居三原西城民治小学校园中,抒发忧愤,有《民治学校园纪事诗》前后各十首,又有《移居唐园诗》,有"天上风云原一瞬,人间成败不需惊"之句,表达此时心情。

  • 1922年(民国十一年 王戌)44岁

    春,杨虎城坚持靖国军旗帜一段时间,但不久亦退走陕北。5月31日,先生在凤翔军中,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决定解散靖国军。8月13日,先生经合川至重庆,乘轮船至上海。次日,到上海码头迎接孙中山先生,被约至莫利爱路寓所去谈话,先生介绍西北军情,受到孙中山的慰勉。10月,先生任上海大学校长。上海大学是由上海私立东南高等专科师范学校改组成立并发展起来的。先生赞同孙中山的联共政策,打算把上海大学办成进步的学府,寄厚望于共产党人,遂与李大钊共商改革校务。邓中夏任校务长,瞿秋白任学务长,文艺院长为陈望道,社会科学院院长由瞿秋白兼任,尤其社会系教授,大都是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有萧楚女、任弼时、恽代英、蔡和森、李达、周建人、蒋光慈、郭沫若等,学生有杨之华、丁玲等,人才济济,盛极一时,成为国共合作的光辉范例。

  • 1924年(民国十三年 癸亥)46岁

    1月,先生在《东方杂志》20周年纪念专号上发表《国民党与社会党》一文,坚持国共合作,强调国共两党"合则两益,离则两损",反对当时的反共逆流。春,先生任中国国民党执行委员会上海执行部执行委员。"一 中"全会决定委任执行委员有胡汉民、叶楚伧、于右任、张人杰等,候补执行委员有毛泽东、邵元冲、沈定一、茅祖权、瞿秋白等驻设于上海环龙路(今南昌路)44号的执行部。2月25日上海执行部举行首次会议,决定先生担任工农部部长,邵力子为秘书,毛泽东同志任组织部秘书。先生同李根源等祭邹容烈士墓。冬,冯玉祥在北京政变成功,电请孙中山先生北上,孙先生抱病为国事奔波,到京后,任先生等五人组织北京政治委员会,处理北方党务政治。

  • 1925年(民国十四年 甲子)47岁

    3月12日,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先生和李根源,李烈钧、张继等治理丧事。治丧处当时主张停灵公祭地点在中央公园社稷坛(即今中山公园中山堂),遭到当时临时执政段祺瑞的反对。先生听到这个情况,怒不可遏,据理力争,终于答应在社稷坛停灵公祭。

  • 1926年(民国十五年 乙丑)48岁

    3月12日,在故宫太和殿举行"北京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周年大会",陈毅同志根据党组织决定,以共产党员身份加入国民党,担任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执行委员,为纪念会进行筹备。头一天,陈毅同志陪先生、李大钊等人来检查会场,故宫已被装点一新,公祭孙中山先生于太和殿。上午9时各界代表在太和殿前举行纪念典礼,先生为大会主席团成员,读哀悼文。休息几分钟后,先生和李大钊、陈毅同志等人及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属下的全体二千多名党员举行纪念仪式。3月,河南军阀刘镇华率镇嵩军十万之众(实际上只有八万多),包围了西安。5月,镇嵩军麻振武部包围三原,邓宝珊部撤至乾州,至此西安外无援兵,内耗日增,形势非常危急。为了挽救西北革命力量,打击北洋军阀,解救西安人民,六月,李大钊同志要求先生到苏联请回冯玉祥。于先生赴苏时,马文彦作翻译,李大钊同志亲笔给冯玉祥写信,提出"进军西北,解西安围,出兵潼关,策应北伐"的建议,先生于陕西情况险恶之际,电令原据守耀县的杨虎城赶往西安城内增援。先生为实现对杨虎城诺言:负责自西安外面救援西安守军,并设法收集察哈尔、绥远境内的国民军散部,遂决心亲往西北一行。3月下旬,先生乃率秘书等四人自上海乘轮前往海参崴,开始了横跨欧亚两洲的长征。先生欲亲自考察苏联十月革命后实况,故舟行海上阅读马克思《资本论》以助了解。先生固素敬仰托尔斯泰及克鲁泡特金者,如今更多感慨:如其《东朝鲜湾歌》云:"晨兴久读《资本论》,掩卷心神俱委顿。""世界劳民十万万,阶级相联参义战。何日推翻金纺锤,一时俱脱铁锁链!"又《舟入大彼得湾》诗有云:"掬来十亿劳民泪,彼得湾中吊列宁。"其后舍舟登陆,乘西伯利亚火车西行,沿途见闻均有诗篇。抵达莫斯科后参观红场、瞻仰列宁墓等,感触尤多,如其《红场歌》有云:"一片红场红复红,照耀世界日方中。列宁同志何曾死,犹呼口号促进攻!"《莫斯科杂诗》有云:金角港前暮雨霏,贝加湖畔白云飞。行行万有八千里,排队列宁墓上归。"先生与冯玉祥同游莫斯科,决定早日东归,嗣因得国内急电,知国民军极危殆,乃提前乘西伯利亚火车东返。8月23日抵库论,晤李烈钧知国民军已于5日前由南口退却,库伦至张北汽车已难通行,为利用此一候车时间,先生于27日乘车往库伦北作访寻古墓之行。先生偕史可轩、马文彦任警斋、陈家珍、乐景涛诸同志,与俄国圣彼得堡大学教授葛塞洛瓦一同前往,晚宿昭莫多。次日赴苏珠克图,视察古墓。28日至诺颜山,即古墓所在地,共有212座古墓。当时仅发掘12处。归途先生曾与葛君辩论苏俄的教育方针。先生曾盛赞苏维埃的建设,先生说:"近方从莫斯科来,对苏维埃之建设,甚为满意。比如政府关于农工之协助,青年之培植,图书馆,博物院,学士院之建设,无不日益求进。"而葛君思想顽固,反詈先生为迂腐,益知先生思想之锐进。先生有诗云:"埋恨何年史不详,殉身遗痛等沙场。中原兵败词人老,持节北来吊国殇。 9月初,先生乃乘汽车取道往包头,入绥远境,遇乱兵胁索财物。12日于漫漫大野中巧遇冯玉祥,与之偕行。14日下午安抵绥远五原。国民军将领鹿钟麟、宋哲元、孙岳、方振武等均在候谒,当即举行会议,公推冯玉祥为国民军联军总司令。16日,冯玉祥发表宣言。17日冯玉祥在五原城内举行就职誓师受旗典礼,先生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身份授旗,勉冯及国民军努力为国民革命而奋斗。解西安之围,采取了欲攻咸阳守敌须从兴平迂回作战的方案。经过一星期激战,镇嵩军从咸阳败退。27日晚,邓宝珊率马鸿逵骑兵四千、吉鸿昌骑兵一千,共五千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兵南山向韩森寨迂回。与此同时,孙良诚则率兵从三桥经未央宫向西安北郊猛攻。28日镇嵩军大败,西安围解。西安解围后,于右任任国民联军驻陕总司令兼省政府主席,邓宝珊任副总司令,兼管民政。先生重回西安,特将西安新城命名"红城",墙内面的"打倒帝国主义"和"铲除卖国军阀"标语,均先生所手书。先生和冯玉祥参加全城清洁卫生活动,亲自扫除,并肩抬土。

  • 1927年(民国十六年 丁卯)49岁

    2月,先生自耀县回西安,受到民众的拥护,主持陕西政治军事,召集革命军事会议,以作会师中原、策应北伐之准备。5月1日,冯玉祥前往潼关,督师东出与奉军战,嘱官兵服从先生之命令,有云:"望我后防全体将士,一致爱戴于总司令,视之如慈母,敬之如良师,后防自无可虑,前敌胜利,必有把握。"6月1日,冯玉祥君克复郑州,与北伐军会师中原。先生自西安莅郑,同庆胜利。建都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先生任国民政府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

  • 1928年(民国十七年 戊辰)50岁

    2月,国民党举行第二届第四次中央全体会议,通过关于政治制度之决议,其中有设置审计院直隶国民政府,以行使监察权中的审计权。会后,先生为经亨颐、何香凝、陈树人题《岁寒友图》。3月,公布《审计院组织法》,先生以国民政府常务委员,被派兼任审计院院长。6月2日,先生于孙中山先生奉安晋京时,追忆民元年孙中山先生以大炮弹一枚相赠,故于中山先生奉安之辰,赋《大炮弹辞》,其辞曰:"当年奉赐兮何意?今日追怀兮堕泪。平不平兮有时,百折不回兮此物此志。"

共5页 第2页